《霸王別姬》:女人最大的悲哀,不過是看錯了、愛過了

佩珊 2022/04/06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1993年,陳凱歌一部《霸王別姬》奠定了他在影視界的地位,這部劇迄今為止穩居豆瓣排名第二,緊跟《刺激1995》其后,成為全球史上百部最佳電影之一。

時隔多年再看這部劇,依然不減當年的震撼,影片剛一開頭,我就忍不住抹了幾次淚。

這部劇中,有一個人物,卻從出場就被人罵到了結束,她就是搶了程蝶衣「霸王」的菊仙。

整部劇中只要菊仙一出場,彈幕里便全是罵她的聲音,說她心機重,戲精本精。

但是我看完整部劇,發現這部劇歷經改朝換代,歷經山海沉浮,唯一從未變過的卻只有菊仙一人。

她是這部劇中唯一知道自己要什麼,需要守護什麼的人,也是這部劇中活的最通透的人。

可就是這個最通透的人,也是最后,輸的最慘的人。

01 為了愛她放棄一切自贖自身

菊仙曾是花滿樓里的頭牌,她整天周游在一群男人中間,閱盡人間冷暖,看透世間男男女女的逢場做戲。對一個妓女來說,最看不起的便是這世間情愛,最渴望的也是這世間情愛。

所以當菊仙被一群男人逼到退無可退,而段小樓挺身而出時,只一眼,她便愛上了這個男人。當他說:「 今日是我們的訂親之日」時,雖知這就像千萬男人對她的逢場作戲一樣,這個男人只是替她解圍,但菊仙在那一刻,到底是假戲真做,喝下了他遞過來的半碗酒。

當然,一向在風月場所看慣人間世故的菊仙,斷不會為此就腦袋昏沉地跟著段小樓走的,她特地去戲院看了段小樓演的一場戲,臺上的他英武蓋世,氣蓋云天,就像拯救世界的超級英雄,菊仙看完后便喜笑顏開的離開了戲園。

回去后, 菊仙把所有家當全部拿了出來,包括頭上的簪花,腳上的繡花鞋,為自己贖了身,然后赤足來到了戲院找段小樓。

2她目的明確,手段高明,當著眾人面對段小樓直奔主題: 我昨兒可是喝了你半杯定親酒,你若收留我,有人當牛做馬侍候你,你若嫌棄,我便再跳一回樓。

段小樓在眾人面前騎虎難下,加上菊仙本來便是青樓頭牌,生得嬌美動人,于是便當場就勢而下默認了菊仙的話,菊仙趁熱打鐵,要段小樓當成眾人的面給自己一個名分,辦一場訂婚禮。

段小樓此時身在云中,爽快的答應了下來,眾人也一片歡呼,唯有程蝶衣滿臉怒容地對菊仙冷嘲熱諷,甚至辱道: 黃天霸和妓女的戲,不會演

菊仙也是見慣了世面的人,聽到程蝶衣的話也不怒,只是不冷不熱地回了一句: 小樓人前人后提起你,說的可都是厚道話,一句話,眾人看向程蝶衣的眼神變了變,連段小樓也有些氣惱,說了最刺痛程蝶衣的一句話: 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

而正是這一次簡短的照面,讓菊仙敏感地察覺到了他對段小樓不一樣的情感,也讓菊仙感受到了深深的危機感。

02 對于婚姻,她盡心竭力守護

菊仙雖然長袖善舞,行事潑辣,但是她骨子里還是有屬于她的自卑,她的出身和那些讓她蒙羞的前塵舊事,都讓她倍加珍惜好不容易得到的這場姻緣,并且小心翼翼地守護著。

在這場婚姻中,她總是站主導地位,把控著血氣方剛的段小樓的大方向,在他脾氣暴躁時安撫他,在他情緒不穩時約束他,在他面對險境時,拉他出局。

她就像這場戲的局外人,用她那雙看透人間的雙眼透析著所有的人,所有的事,然后適時控制著手心的方向盤,以保障自己婚姻的安全性。

段小樓年輕氣盛,不小心惹怒了日本人,她上門求程蝶衣救他, 為此不惜發下重誓,等段小樓出來,她就回花滿樓,再不會成為兩人之間的障礙。

但是段小樓知道程蝶衣給日本人唱戲時,對他徹底失望,兩人之間也出現了巨大的裂縫,段小樓撐面子決定不再唱戲,菊仙趁熱打鐵,說兩人以后過太平日子,不再唱戲也好。

段小樓不再唱戲,整天無所事事,跟人斗蛐蛐玩,菊仙霸氣護夫,把他被騙的錢要了回來,說如果不這樣做,以后那些人就整天來他們家。

段小樓頓覺顏面全無,在家怒砸東西發泄,菊仙知道他不唱戲心情煩燥,任由著他發泄,同時不忘一邊敲打他。

在這段婚姻里,她懂得進退有度,所有分寸都拿捏到位,愛人生氣了,她會任由他撒潑發怒,同時也不忘告訴對方自己的脾氣底線,該軟的時候不吝嗇自己的溫柔,該硬的時候從不含糊。

段小樓被師傅打,她立馬站出來對老爺子道: 段小樓現在可是我的人,你打他的時候得告訴我一聲。

段小樓是被師傅從小打罵到大的,才有了他今天的角,也成就了他今天的地位,他們從小習慣對師傅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所以對于菊仙對師傅的沖撞,段小樓二話不說,沖上去就打了她一巴掌。

菊仙被打的心頓時涼了半截,抬腿要走,卻仍是不忘維護他道: 打死我一個不算,最好讓你斷子絕孫

師傅一聽段小樓有香火繼承了,心里的火頓時消了大半,段小樓也因此少挨了一頓板子,菊仙和段小樓也過了一段平靜的日子。

抗戰結束后,兩人被迫給一群無紀律無素質的國軍士兵唱戲,段小樓脾氣一向暴躁,一言不合就被人抓住把柄,雙方打了起來。

菊仙頂著早已沉重的身子, 顫顫微微地下樓護在了段小樓身邊,揮舞著她無力地雙拳,想要趕走那些傷害段小樓的人,混亂中,菊仙流產

很多人說,為什麼她要上去自找死路,流產也是活該,但是在那種情況下, 她的心里眼里,便只有那個把她帶離苦海的男人,有他在,她才是一個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他若不在,她便會依然成為過去,那個人人可隨意踐踏的花滿樓頭牌。

所以她愿意冒任何危險,去守護他,也守護她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和婚姻,這是她對生活唯一的希望,也是她全部的人生寄托。

為了這段感情, 她活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一方面要時時看著沖動的段小樓,以免他惹禍上身;一方面要提防程蝶衣,他跟段小樓兩小無猜的默契是她無法融入的過去,她怕有一日,段小樓被他奪走。

一方面,她膽小怯弱地緊跟著時代變遷,并不讓段小樓扯她后腿,怕一不小心,就淪為萬劫不復的時代炮灰。

解放后,小四要取代程蝶衣虞姬的位置與段小樓演出,段小樓不顧后果罷演,菊仙為了大局勸他繼續演,段小樓最終向命運低了頭。

文化大革命時,段小樓被小四誣陷,她以一介女流之力, 撥開人群一直跟在他的左右不離不棄,想要護著他,保護他。

菊仙就是因為活的太通透,所以她被人罵太自私,總是以愛要挾段小樓妥協,先是讓他不再唱戲,然后讓他不能跟程蝶衣交往過密,在大局面前,她總是要段小樓向命運低頭,因為她賭不起。

因為她的自私,她才能一直安安穩穩地過著她想要的平順日子,因為自私,她們才有一段平淡無奇的普通生活,在那個亂世中,活出了屬于自己的一條平凡路。

03 對于情敵,警惕之下有憐惜

要說菊仙和段小樓婚姻中最大的阻礙,應該要數程蝶衣了,程蝶衣因戲生情,對楚霸王有太深的執念。

但是段小樓臺上是霸王,臺下卻只想做一個妻賢夫和的普通男子,他戲里戲外界限分明,加上菊仙在旁指點,因此對于執著于自己的程蝶衣,他是矛盾的, 一方面放不下兩人的兄弟之情,一方面又惱怒于程蝶衣對自己毫不掩飾的情感。

菊仙從一開始就知道,程蝶衣是自己婚姻中最大的對手,也知道段小樓跟程蝶衣之間,有她介入不了的感情,所以她只能讓段小樓盡量遠離他,不跟他搭戲。

有人說,菊仙是最懂程蝶衣的人,她懂他內心的脆弱,也懂他成長中的辛酸,更懂他死抓著段小樓的執著,因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們是同一種人。

她們都像是落入深潭的溺水者,想緊緊抓住唯一的那根稻草,為自己博一線活下去的生機,而段小樓,便是他們心中那株唯一的稻草。

菊仙怕程蝶衣,又憐憫他,同情他, 在程蝶衣被誣為漢奸時,她拿著當初袁世卿送給程蝶衣的劍去找他,對他威逼利誘,軟硬兼施,終于使袁世卿答應出手施救

解放后,誤嘗鴉片的程蝶衣嗓音日差,在一次表演中破嗓, 段小樓和菊仙決定幫他一起戒毒。

看著深受毒癮折磨的程蝶衣,沒了從前見她的咄咄逼人和冷漠,也沒了在臺上的容光煥彩,就像一只折翼的胡蝶,奄奄一息地躺在那,嘴里含糊不清地喊著娘,菊仙看后心痛萬分,忍不住抱著他流下了憐惜的眼淚。

小四取代程蝶衣虞姬的位置與段小樓演出程蝶衣落寞地看著空蕩蕩的后臺,聽著前臺雷鳴般的掌聲和不絕于耳的熟悉曲調, 眼中滿是凄涼,菊仙輕輕地走到他身后,心疼地為他披了一件大衣。

文化大革命時, 段小樓被小四陷害,并逼他誣陷程蝶衣, 段小樓被逼無奈,揭露程蝶衣樁樁舊事,甚至把他跟袁世卿不尋常的關系也抖露了出來。

菊仙悲痛地打斷了段小樓,因為只有她看到了程蝶衣濃妝掩飾下的眼中流露的悲愴。

霸王從跪下的那刻起,他便負了一直生死相隨的虞姬,也負了對他不離不棄的菊仙。

對于這個處處針對自己的情敵,菊仙充滿了警惕,卻又同情于他的遭遇和坎坷的身世。所以她對他的冷嘲熱諷從未放在心上,對他的刻薄也總是一笑置之。

因為她深知,是自己搶了本該屬于他的人生,如果沒有她的出現,或許小樓會跟他唱一輩子戲。

04菊仙在這整部劇來說算是一個小角色,她沒有人民大義,也沒有對國家精粹的信仰,她的心中只有她跟段小樓的家,她自己的平凡人生和她想要守護的愛。

她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就會不顧一切地爭取什麼,她懂這世間的人情淡薄,也懂人心的浮華躁動,所以她總是不遺余力地經營著來之不易的家。

但是她做夢也想不到,她所有的堅持和信念,最后終還是一場空。

段小樓被逼誣陷程蝶衣,讓一心與他患難與共的程蝶衣絕望悲凄,萬念俱灰下大罵段小樓狼心狗肺,都是菊仙這個妓女害的。

段小樓一生以楚霸王的角色,博萬人喝彩,菊仙所迷戀的應該便是他臺上鐵骨錚錚的英雄氣概,在她的心里,他便是那個騎著白馬來救她與水火中的英雄,她信他愛他護他,就想他也如她一般,永遠能在任何危險面前,都護在她身旁。

卻不知,歲月的摧殘和世事的打磨,他早已在不知不覺中被打磨得棱角全無,只剩下一個霸王的空架子。

所以在遭紅衛兵批斗折磨時,他膽怯了,退縮了,不惜背判菊仙,跟她劃清界限。

那一刻的菊仙眼里是一片死灰和悲涼,為了這段感情, 她洗盡鉛華,陪他捱窮吃苦,陪他擺攤賣西瓜,陪他挨打受罵,陪他批斗遭萬人唾棄,終歸,他還是負了她

為了這段婚姻,她費盡心機,小心翼翼,步步為營,辛苦經營了一生,用愛滋潤了一生,到頭來依舊只是一場鏡花水月。

所以這個倔強的女人穿上了當年的紅嫁衣,毅然自絕自盡!

到死,她也想守護她那小心維護的尊嚴和一生渴求的愛,她是他明媒正娶堂堂正正的妻,再不是花滿樓的頭牌妓女。

菊仙一開始只是想找個愿意護她愛她的男人,所以當威風凜凜的段小樓英雄救美時,她便認定了他。

可是婚后的他們,卻似乎掉了個個,菊仙總是以保護者的姿態站在他的身邊,他被師傅打罵,她護著;

他被日軍抓走,她四處求人護著;他跟國土士兵發生爭執,她挺著肚子護著;

他跟小四為首的新新人群差點發生口舌爭論時,她時刻提醒護著;他被陷害批斗時,她不離不棄地護著。

在她心中,似乎只有跟著段小樓,她才能像個人一樣活著,擁有自己的尊嚴和靈魂,而不是被人唾棄,被人欺的妓女。

她目的明確,做事果斷,一直守著心中的信念,去爭取自己幸福,想把人生這手爛牌顛覆,哪怕窮一世,苦一世,她也甘之如飴。

縱觀整部劇,所有人都在時代的變革中慢慢趨附于生活,程蝶衣墮落吸食鴉片,那爺為了自保失了義氣,小四投了革命,段小樓再沒有從前的血氣方剛和正義凜然。

唯有菊仙,從始至終,她只想純粹地活著,她保持著清明的頭腦,內心的善良,朝著自己明確的道路,不偏不倚地行走著,即使死,她也不曾變過。

她是整部劇活的最通透,看的最通透,也死的最通透的人,說到底她不過是個渴望被愛和平淡生活的小女人而已,只是蓋世英雄的霸王,到底只是一場戲。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