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做人要有點城府,學會這6招帝王心術,助你立于不敗之地

li李 2022/11/21 檢舉 我要評論

說句廢話,老子真是個高人!

譬如他的一句「魚不可脫于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讓韓非子醍醐灌頂。看起來老子什麼都沒說,其實他什麼都說了。這句話的藝術成分很高,有三四層樓那麼高!

如果你不懂帝王心術,請把這句話裝裱起來,時常默念,這簡直就是馭人圣經。

先看上半句:魚不可脫于淵。

或許是受了姜太公的影響,先秦先賢們非常喜歡用「魚」來打比喻。比如,有個叫鬼谷子的人講「餌而投之,必得魚焉」。這里的「魚」,既可以理解成是魚,也可以把漁夫理解成縱橫家,而魚就是游說對象,漁夫處心積慮地想控制魚,就是為了實現「我為刀俎,你為魚肉」的目的。

自然法則,智者生存!

無疑,人是高等生物,處于食物鏈頂端。而魚是低等生物,處于食物鏈的底端。智者是強者依靠圈養并捕殺弱者為食。

這跟《道德經》有什麼關系呢?顯然,在老子的語境里,「魚」指的就是弱者,是下級,是臣子。「淵」指的就是強者的手腕。于是乎,如果你把「上善若水」這句話理解成了雞湯,那麼恭喜你,請你繼續在心靈雞湯的世界里遨游,然后任人魚肉。

這句話的背后,其實就是一套極其殘忍的暗黑權術!

「上善若水」與「魚不可脫于淵」是一以貫之的關系。上級的權術應該像水一樣,為什麼呢?上級用權術把「魚」圈養在自己的牢籠里茁壯成長,讓魚兒一分一毫也不離開自己,心甘情愿地為自己的補充營養,提供能量,為自己賣命。

只要魚乖乖聽話,讓魚兒感恩魚水情,那主人就可以永遠衣食無憂。因此,主人唯一要擔心的是,千萬不能讓魚兒跑了,擺脫自己的「五指山」,故曰:魚不可脫于淵。

哪怕是最傻的漁夫也知道必須把魚兒控制在手里才行,可具體怎麼做呢?

答:勢重者,人主之淵也!這里的勢,指的不是形勢,而是權勢,因此權勢是上級的深淵,下級是權勢深淵中的魚!

再看下半句: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正如一千個人的眼里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樣,一千個人對「利器」的理解是不一樣的。正如每個人對于「權力」的理解也是不一樣的。

如果你問小編:什麼是利器?

那小編會借用韓非子的觀點實話實說,所謂利器,其實就是賞罰。當然了,我們可以用另一個詞來平替,所謂利器,其實就是權勢。這可不是小編胡謅的,有原話為證:

賞罰者,利器也,君操之以制臣,臣得之以擁主。

在職場博弈中,表面平靜的背后往往暗流涌動,一片和諧氣象的背后往往爾虞我詐。

人們到底在爭什麼?說到底爭的就是權勢,誰掌握了權勢,誰就掌握了主動權。上級掌握了權勢就可以控制下級,下級掌握了權勢就可以控制上級。要麼東方壓西風,要麼西風壓東風。

于是,矛盾就出來了,漁夫希望魚兒乖乖聽從擺布,可是總有聰明的魚兒想擺脫漁夫的控制,甚至有魚兒希望跳出「龍門」成為漁夫。

因此,漁夫怎麼辦呢?漁夫要假設這個世上沒有一條善良的魚,同時更要用「利器」制服魚兒。最妙的地方在于「不可以示人」,漁夫神不知鬼不覺地對魚兒進行賞罰,這一套權術是不可以讓人知曉的,如果有人非要問,那就是:愛與正能量!

當然了,你可能并不是魚,正如你不是寒門一樣,你不配。在先秦上千年的歷史歲月里,魚主要是指封建士大夫階層,底層充其量只是蝦米而已,根本沒有上牌桌的機會。

哪怕時至今日,你在最普通的企業里,至少也要是個中層管理。

先秦時代的主要社會矛盾就是君主與士大夫的矛盾。因此,君主如何駕馭并控制士大夫們就成了一門學問,首當其沖的就是防止士大夫們搶自己的權勢。正如作為管理者的你,嘴上要講團結,但是心理也要明白,團結是不可能團結的,這輩子是也不可能團結的。手里要用權術控制下級。所以,具體怎麼做呢?主要有六個方面。

第一是:權借。

經過前面的鋪墊,大家已經知道了,在韓非子哲學體系里的「權」與鬼谷子的「權」是有差異的。韓非子的「權」指的是「權勢」,鬼谷子的「權」指的是「權變」。因此,權借的意思就是把權勢借給別人。一旦上級把賞罰的權力讓出一部分給下級,那麼下級就會「狐假虎威」步步吞噬自己的權力,最后動搖自己的根基。

一旦「魚」擁有了權勢,就很容易擺脫上級的控制,這叫「失魚」。只要魚沒有掌握權勢,任它有通天的本事也掀不起多大的風浪。因此,管理者要想鞏固自己的地位,就必須遵循「權勢和媳婦,概不外借」原則。

第二是:利異。

韓非子是個推崇理性的人,先是假設 第一定律「下級都不是善良的」,接著假設 第二定律「下級都是逐利的」。在韓非子的權術游戲里,上級與下級玩的其實是零和博弈。利益是有限的,所以要麼上級得利,下級失利。要麼上級失利,下級得利。在利益的爭奪中,下級最擅長的玩法是「吃里扒外,借刀殺人」。

顧名思義,就是勾結第三方的外部勢力對付自己的領導。這一點,縱橫家無疑是最擅長的,縱橫家們總是能夠成功地縱橫捭闔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他們總是會借用外力對說服對象形成壓迫威脅,正如韓非子認為縱橫家就是害蟲,總是「借于外力,以成其私」,借助外部勢力,達成自己的私心。因此,管理者如果發現下級跟外人眉來眼去,就要當心了。

第三是:似類。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似是而非的事情,諸多時候,人們并不關心事實的真相,更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實。因此相比于事實本身,人們更愿意相信「陰謀論」。所謂「似類」就是看起來是真的,但其實是似是而非的假想。在韓非子的權術哲學中,下級為了蠱惑上級,經常會用「似類」的策略,編造「陰謀論」去影響上級的決策,其中又以「潑臟水」最為常見。

比如,甲和乙有矛盾,甲編造「似類」的謊言去蠱惑領導,說乙做了不利于領導的事情。俗話說「造謠張張嘴,辟謠跑斷腿」。在諸多時候,在「臟水」面前,人是很難證明自己是被冤枉的。于是,史書中,我們經常會看到這樣的情節,某人想除掉敵人,就會處心積慮得無中生有的羅織編造敵人的罪證完成潑臟水的勾當。

但凡你被人冤枉過,你就會發現「清者自清」,「謠言止于智者」其實是句廢話。所以,管理者在做獎懲決策時,要想明白是不是有人想借自己的手排除異己。

第四是:有反。

韓非子講「事起而有所利,其尸主也,有所害,必反察之」。根據韓非子第二定律,我們已然知道領導對利益是很重視的,但凡有一點利益,那麼最終受益人必須是自己。因此,凡是能獲利的事情必須要由自己親自掌控。但是,有利益就有損失。如果領導遭受到了損失,就需要「反察」。這是什麼邏輯呢?根據「似類」邏輯,在似是而非的「陰謀論」面前,人們是很難認清真相的。所以,一旦領導的利益受到了損失,就要學會透過現象看本質,通過事件看人心。有人在暗中破壞,那麼那人定然會從中受益。于是乎,在事件中獲得利益最大的人,可能就是幕后主使,就是暗中搞破壞的人。在現實生活中也是一樣,如果你被人算計了,那麼你不妨反過來思考,如果你遭受到了損失,誰會成為最大受益人呢?

第五是:參疑。

相信沒有管理者希望自己的下級爾虞我詐,相互斗爭的。可是怕什麼來什麼,管理層之間的矛盾幾乎存在于大大小小的企業,忙于內耗,成為了企業發展的毒瘤。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韓非子說「參疑之勢,亂之所由生也」。地位不同的下級們爭權奪利,就是產生禍患的根源。通俗的說就是,越權行為太普遍,導致職權不清,最終導致相互間爭權奪利。這種現象常見于管理者任人唯親的行為,導致名實錯亂。

關于這個問題,孔子與鬼谷子的藥方出奇的一致,孔子推崇「名不正,則言不順」,鬼谷子強調「名實當則治,不當則亂」,道理是共通的,作為管理者要授予下級的「名」賦予權力,并考核下級的「實」,也就是俗話說的「屁股決定腦袋」,下級的屁股只有坐上相應的位置,才能思考職權以內的事,否則就是越權。只有下級名符其實,各司其職,管理系統才能有序運轉。

第六是:廢置。韓非子哲學第三定律:敵人的一切行為動機就是要干掉你,永遠不要做敵人想讓你做的事情。

有人講過這麼一個段子,如果你想毀掉某個家庭的三代,那你就生個女兒從小嬌生慣養,然后把女兒嫁給敵人的兒子,屆時女兒對父不孝,對夫不忠,對子不愛,那個家庭就徹底廢了。當然了,這是個段子而已,目的是為了證明選媳婦要認真考察。

在韓非子看來,領導考察下級也是一樣,用人時一定要明察,因為敵人會想方設法在你的核心陣營里安插自己人(或可能制造危機的人)。如果按敵人的意圖來任免自己的下級,組建自己的團隊。結果,你的團隊必然陷入人事斗爭,嚴重內耗,最后的結果一定是敵人贏麻了。反過來說,把人放進敵人的權力核心,上演「無間道」,也是一種策略。關鍵時候在關鍵地方安插關鍵的人,就可以從內部瓦解對手,因此用人要慎之又慎!

最后,我們來總結一下:管理者想立于不敗之地,就必須掌握三大定律和六大馭人權術,分別是不能輕易借權,防范下級通敵,不要輕信假象,用利害反察真相,建立管理系統,觀察下級立場。

以上就是管理者不可示人的「利器」,助你在爾虞我詐的職場博弈中,樹立權勢,立于不敗之地!

你要知道,只有牢牢控制魚兒,你才能高枕無憂。你更要知道,這個世界上總有聰明的魚兒想干掉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