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懿:有一種強大,叫「示弱」

li李 2022/10/03 檢舉 我要評論

《三國演義》描寫了四百多個人物,大抵是足智多謀,或孔武有力的奇人。

誰也料想不到,這樣一個群英薈萃的三國亂世,最終卻歸于司馬一家。

公元249年,司馬懿發動政變,奪曹魏政權,后其孫司馬炎平定東吳,建立晉朝。

亂世紛爭中,為何司馬懿能成為最后贏家?

司馬懿用四十一年蟄伏隱忍的歷練,告訴我們: 能忍別人所不能忍,才能成別人所不能成。

懂得示弱于人,是一種以退為進的智慧,是一種克制律己的強大。

弱者逞強,強者示弱

建安十三年,司馬懿應曹操征辟,入朝任職。

此時,曹操的手下還有一名官員,名叫楊修。

兩人論才情難分伯仲,一度都是深受曹操賞識又為其所忌的人才。

但在為人風格上,楊修與司馬懿卻完全不同。

恃才放曠的楊修,總是喜歡賣弄學識,一有機會就到處展示自己的才華。

曹操在新修的宮門上寫了一個「活」字,他便直接告訴修建工,說曹操是嫌門太「闊」了。

曹操在塞北進貢的一盒酥上寫了「一口酥」,他又當場猜出「一人一口」的意思,當仁不讓吃了起來。

雖然這些言行,確實可以證明他的聰明多智。

可他忘了,生性多疑的曹操,怎會容許他人一直看穿自己的心思。

而此時的司馬懿,卻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藏鋒守拙。

在曹操身邊,他從不張揚,不說任何不該說的話。

曹操知道司馬懿有雄才大志,也對司馬懿動過ㄕㄚ心。

曾因「三馬拱槽」之夢而猜忌司馬懿,后又因發現司馬懿有「狼顧之相」而將其視為心腹之患。

好在這些,都被司馬懿以老實本分、勤懇低調的行事態度一一化解。

最終,楊修被曹操借機處ㄙˇ。

反觀司馬懿,不僅躲過了生ㄙˇ危機,還得到更多機遇,從文學掾一路升任為太子中庶。

后來的事實證明,曹操的猜測是對的。

司馬懿不是沒有抱負,相反,他的野心要遠超一般人。

但他知道,欲有所取,終有所蔽。

也正是因為善于退讓,他才能在后來連續受到四代君主的重用,成為曹魏權臣。

《菜根譚》中有言:「藏巧于拙,用晦而明,寓清于濁,以屈為伸。」

高調逞強,只會彰顯淺薄,惹來禍端。

學會隱藏鋒芒,韜光養晦,才能保全自我。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藏器于身,方能待時而動。

示弱,非懦弱,而是強者主動選擇的謀略。

格局越大,姿態越低

曹操病逝,曹丕的繼任,是司馬懿人生的重要轉折點。

曹丕對司馬懿極為看重,繼位沒多久,司馬懿就被其連連冊封,官至副宰相。

他終于可以扭轉過去處處受曹操壓制的處境,迎來嶄露頭角的時機。

他為曹丕出謀劃策,制定新政,創辦尚書臺,招攬了很多人才。

在他的穩扎穩ㄉㄚˇ下,魏室的基業日益壯大。

可他絲毫沒有因此而居功自傲,依然步步為營,謹慎行事。

公元224年,曹丕攻ㄉㄚˇ吳國,任命司馬懿為撫軍大將領兵五千,鎮守許昌,代理國政。

對于一個文臣而言,能執掌軍權,本該是莫大的榮耀。

司馬懿卻力辭不受,后來是被曹丕一句「如今冊封你不是加以優榮,而是要你為我分憂」,才不得不擔下重任。

何以如此?

因為他很明白,坐任何位置,都要用實力說話。

羽翼未豐時,自己最需要做的,就是放低姿態,養精蓄銳。

他在等,等一個真正可以展示他軍事才能的時機。

直到七年后,這個機會終于來臨。

公元226年,曹丕病故,年僅22歲的曹叡登基為明帝。

東吳孫權得知消息,趁亂出兵圍困江夏城,幸得司馬懿率軍出擊迎戰,才得以大敗吳寇。

有了這一赫赫戰功,司馬懿被升任為驃騎大將軍,實至名歸。

彼時,在同為輔政大臣的四人中,曹真與曹休都以善于帶兵作戰自居。

可過于自信的結果,卻是連ㄉㄚˇ敗仗。

反倒是沉穩自謙的司馬懿,勝仗連連,戰績彪炳。

諸葛亮第五次北伐時,司馬懿知道自己不是對手,采取「堅壁拒守」的方法,不肯出兵。

由于后勤補給艱難,諸葛亮只得采用激將法,逼迫司馬懿迅速出兵決戰。

他命使者給司馬懿送了一套女裝,出人意料的是,司馬懿竟不以為辱,欣然收下并穿在身上。

就這樣,在兩軍相持于五丈原一百多天后,諸葛亮積勞而逝,司馬懿借此ㄉㄚˇ贏滅蜀之戰。

在討伐遼東戰役中,司馬懿同樣采取了示弱戰術,使公孫淵降低警惕,從而成功平定叛亂。

自此,他憑借自己的文韜武略,徹底贏得了魏國上下的信服。

司馬懿能做到與人交鋒,不出敗績,關鍵在于他能看清自己的不足,認清自己的位置。

古語有云: 念高危,則思謙沖而自牧;懼滿盈,則思江海下百川。

人太張揚,多源于自視過高,認不清自己的位置。

而當有修為達到一定境界,自會甘于謙遜待人,克制律己。

麥熟低穗,人熟低頭。

姿態放得越低,越能彰顯一個人的格局和境界。

真正厲害的人,都是不動聲色的

司馬懿外號「冢虎」,意為隱藏在墓穴中的老虎。

他的一生,確實人如其名,將 「隱」之一字,演繹得淋漓盡致。

司馬懿為名門之后,少年時期以聰明多略著稱,被斷言為「非常之人」。

之所以會等到二十九歲才入曹府為官,只因在此之前,他曾刻意隱而不仕。

建安六年,時任司空的曹操,聽聞司馬懿的才氣后,派使者前去征辟。

可當時時局混亂,只想靜觀其變的司馬懿,以謊稱自己患有風痹癥為由,拒絕了應征。

曹操一開始并不相信,特意派人夜間潛入司馬懿家刺探消息。

誰知司馬懿早有對策,他躺在那里,任密探拿銀針在腿腳上亂刺,依然面不改色,一動不動。

他這一裝病,就裝了七年。

此間,他苦心孤詣,耐心等待,完全不擔心自己的才華會被埋沒。

而一切正如他所料,在曹操統一北方,正式成為三國霸主之后,果然又再次找到他。

這一次,他終于可以順水推舟,既成全曹操的愛才之心,也為自己謀得明主而棲。

小不忍者,亂大謀;能成大事者,必有小忍。

到了晚年,司馬懿更是將自己修煉到了深藏不露的境界。

當時的他深受曹真之子曹爽排擠,被架空軍政大權,只擔任空有虛名的太傅一職。

面對曹爽的針鋒相對,司馬懿不僅沒有表現出半點憤慨之舉,還主動示弱退讓。

后來,司馬懿稱病在家,不放心的曹爽也像曹操一樣派人前往查探病情。

已是四朝元老的司馬懿毫不在意形象,躺在臥榻之上,裝出一副目光呆滯、語無倫次的樣子。

婢女端來稀粥,他故意邊吃邊抖,使得大半碗粥從嘴角流出,弄得滿身都是。

得知這般情況的曹爽從此安了心,放下了對司馬懿的監視與戒備。

然而在床上裝病的司馬懿,正在謀劃一場將改變歷史的大計劃。

一年后,70歲的司馬懿在高平陵發動政變,以雷霆手段一舉摧毀曹爽派系,站上權力頂峰。

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而為了這一刻,他足足準備了半生。

《賈誼論》中有言: 君子之所取者遠,則必有所待;所就者大,則必有所忍。

只有庸碌無才者,才需嘩眾取寵。

真正厲害的人,都是在不動聲色中攻城略地。

靜水深流,與海相若。

能沉得住氣,不恃才而驕,不自以為是,才能在低調沉穩中悄然實現人生的升華。

司馬懿有句名言:智者務其實,愚者爭其名。

一個人若能理性看待自己,就不會為了虛名浮利而強出頭。

逞一時之勇,終將因小失大;學會退而結網,方為長久之計。

水因善下終歸海,山不爭高自成峰。

不必刻意炫耀賣弄,才華不逞,聰明不露,才是至強境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