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教你一招處世心術,助你贏得好人緣,可以受用一輩子

珮珊 2022/08/31 檢舉 我要評論

▼  

有人說:夸獎是上天賜給人類最好的禮物。

它可以使自卑者抬起頭來,使懦弱者堅強起來。

學會夸獎別人的同時也贊美了自己,一個成熟的人懂得夸贊這個殘缺的世界。

弱弱的問一句:您有多久沒夸人了呢?

有時候夸人,真的會被人感激一輩子的。

很多年過去了,書君始終對小學四年級教我語文的張老師心存感激。

小時候,我是個普通的孩子,所有的一切都稀松平常,討不來半點贊許的目光。所謂普通,在父母看來,其實就是平庸的同義詞。小時候,我父親在介紹我時,總會用一句話形容:

「犬子比較木訥」。

在木訥和羞澀中,我度過了青少年時光。可是,父母哪里會知道呢?少不經事的我,覺得不茍言笑才是正經人,才夠酷,才是大俠。比如高倉健、比如郭靖、比如石破天(《絕代雙驕》里梁朝偉扮演的角色),哪一個看起來不是木訥的?像陸小鳳那樣嬉皮笑臉的,在我看來是萬不能稱為是俠客的。

在我們那個時代,一個孩子如果平庸,就意味著考不上大學,將來必然是要賣苦力討生活的。

直到有一天,我清晰那天我數學考了57分,正如犯人般等待著數學老師的「嚴刑拷打」。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語文老師突然有事走進了教室。不巧的是,講台上第一張試卷就是我的。

她皺了下眉頭,我心想壞了,緊接著她搖搖頭,嘆了口氣說:

「沒關系,就算數學不好,好好學習語文,你作文寫的不錯,長大以后也有機會能成為作家。」

我不想肉麻的表現彼時我內心的感激,因為一個平庸孩子的內心,反應實在不會那麼快。但是我知道,作家是神圣的,是有出息的象征。

當然了,長大后,我并沒有成為作家,甚至沒有出過一本書。因為我始終覺得,出書是一件極其神圣的事情。對此,我一直保持著敬畏之心。

但是自打那句話以后,我熱愛上了文學和寫作。這個興趣一直維持至今。

有時候,培養孩子的興趣愛好,或許真的只是一句夸獎而已。一句恰如其分的夸獎,或許真的能夠改變某個人的一輩子。

語言最大的力量就在一顆心觸動另一顆心,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

有時候,看似不經意的鼓勵,或許也會改變另一個人的人生。

有一次,作家林清玄去一家飯館用餐,飯店老板突然激動的說:

「林先生,您還記得我嗎?」

面對著眼前的陌生人,林清玄本以為是某位讀者。但是老板卻把自己當成了故人,于是便問道:「抱歉,我們認識嗎?」

飯店老板并不失望,忙不迭地跑上二樓,拿回了一張二十多年前的老報紙。報紙上刊登著林清玄年輕時候做記者時寫的一篇報道,是關于一個小偷的社會新聞。

也許看出了林清玄的困惑,老板急忙指了指文章的末尾。原來是,林清玄情不自禁地在文章最后發出感嘆:

「像思維如此細密,手法那麼靈巧,風格這樣獨特的小偷,做任何一行都會有成就的!」

「林先生,我就是當年那個小偷。」

在林清玄面前,老板并沒有隱諱當年的污點:「林先生您寫的那篇特稿,點亮了我生活的盲點,它使我想到,除了做小偷,我還可以做正經事!」

林清玄不曾想到,自己無心的一句話,竟然影響了一個人的一生!

每個人的身上都有值得被夸贊的地方,哪怕是個小偷。每個人都愿意自己被人夸贊,哪怕是個小偷,

曹操創業史,幾乎就是用人史。曹操的用人史,幾乎就是夸人史。

毋庸置疑,老曹是個用人高手,而且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極品都敢用,比如「天下第一ㄉㄨˊ士」賈詡,比如「天下第一老狐貍」司馬懿,甚至「八姓家奴」劉大耳,他都敢用。

那麼老曹的用人絕學在哪里呢?兩個字:夸人。而且是沒羞沒臊的夸人。

比如吧,荀彧去投奔他時,老曹夸荀彧就說:愛卿,真可謂是吾之子房也。張子房是誰?那可是謀圣張良。

荀彧一聽,激動的花枝亂顫,馬上給他組建了三國夢幻謀士團。

再比如他夸荀攸、賈詡是「良、平之亞」的身份,說他們的能力不亞于張良、陳平。

你發現沒有?前面不是剛說荀彧是張良嗎?咋又用來夸荀攸、賈詡了?

嘿嘿,這就是老曹高明的地方,謀士誰不想被夸是張良呢?既然你喜歡,那好吧,人人有份。

夸完文臣,夸武將。

官渡之戰,張郃率軍投降曹操。曹操喜出望外,親自迎接,說張郃此來「韓信歸漢也」。

把張郃稱為韓信,張郃能不努力給老曹拼命嗎?最后果然戰走。

他夸武將的案例簡直「罄竹難書」,比如夸徐晃是周亞夫,夸許諸是樊噲。

如果夸自家人倒也算了,競爭對手他也夸,比如他跟劉備就說了:今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即便劉備是個謹慎的人,估計心里也是樂開了花。

再比如他夸孫權:生子當如孫仲謀。

注意,老曹這是在夸孫權的。因為孫權是小字輩的,比曹操大兒子曹昂年紀還小。

不過還是夸郭嘉最狠:使孤成大業者,必此人也。

曹操為什麼要這麼做?作為一個企業家,如果想讓員工忠于企業、高效工作,除了提高物質獎勵外,還要能夠給予精神鼓勵,那麼夸人是不可或缺的。

不過,夸人也是有方法的。

細品曹操夸人的說辭,你會發現這老家伙不愧是厚黑高手,非常的洞察人心,了解員工們的心理需求。文臣謀士的內心無不是想成為張良那樣的謀圣。

既然如此,你喜歡,那麼就給你好了。

今天荀彧是「張良」,明天荀攸是「張良」,后天「張良」就歸賈詡了。反正誰業績高,誰就是張良,誰有用,誰就是張良。

謀士們在算計對手,老曹在算計謀士。

如果夸武將是張良,那就不行了。

因為武將們無不是想成為「韓信」那樣的人物,于是乎老曹根據論戰功分配,張郃就成了韓信,徐晃就成了周亞夫,許諸就成了樊噲。

那麼為什麼曹操不夸司馬懿呢?因為司馬懿也是小字輩的,他只比孫權大三歲,而且排不進曹操的夢幻謀士團里。對于,沒太大價值的人,老曹惜字如金。

現實。

縱橫家也夸人,比如蘇秦。在《戰國策》里有這麼一個例子:

蘇秦去游說韓宣王,眾所周知,韓國是戰國七雄里最弱小的,那麼蘇秦是怎麼游說韓王的呢?說白了就是可勁的夸,

比如蘇秦就講了:韓國地方千里,帶甲數十萬,天下之強弓勁弩,皆自韓出,韓軍以一當百。

韓國幅員遼闊,兵強馬壯,簡直太強大了。一席話說的韓宣王忘乎所以,連自己姓什麼都忘了。

蘇秦緊接著就說:韓國那麼強,干嘛要跟秦國屁股后面混呢?

韓宣王一聽,是這個理,便說:寡人雖走,必不能事秦。

「寡人就算走了,也不跟秦國一塊玩耍了。」

我們必須承認,夸人簡直太有用了,可以增強員工忠誠度,提高生產力。

可以幫助小人物找到自信,改變人生。

可以被人感恩一輩子。甚至還可以當成話術去說服別人,簡直有百利而無一害。

那麼我們到底應該怎麼夸人呢?如果您實在不熟悉,有如下幾點僅供參考:

1、夸人要找準時機,

2、夸人要發自內心。

3、夸人要與眾不同,

4、夸人要學會揣摩,

5、夸人要順應人心,

6、夸人要間接恭維,

如果您實在記不清也沒關系,您只需要記住兩個字: 飛箝。

飛是指稱頌夸獎。箝是指鉗制牽制。

顧名思義,就是通過夸人的方式去控制別人。具體怎麼做呢?

鬼谷子說: 用之于人,則量智能、權材力、料氣勢,為之樞機以迎之隨之,以箝和之,以意宜之。

這是鬼谷子提出的用以處理人際關系的一種權術。

他認為要想飛箝一個人,就要根據對象的智慧、能力和膽識加以度量權衡,據其意圖迎合他,順應他,進而牽制他,促使讓對方接納我方的意圖。

由此可見,懂得夸人不僅是種美德,更是種權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