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鬼谷子:靠拍馬屁成不了大事,能打動人心的不是好聽話,而是利益

li李 2023/01/07

孟子是很討厭張儀的,比如他用「以順為正,妾婦之道」來形容張儀。千百年來,「妾婦」儼然就是縱橫家的代名詞。

孟大師這是信口雌黃嗎?當然也不是,作為孔子的鐵粉,在惡心張儀的同時,他這是在致敬孔子的「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孟大師說的「妾婦」便是孔子口中的「女子」,也就是像女人的人。在儒家思想里,大丈夫的反義詞,其實是妾婦。

在戰國時代,如果說一個人像女人,那是罵人。在如今,說一個男人像女人,極有可能是褒獎。

為什麼古人討厭妾婦?因為「以順為正」,把順從當作處世原則。男人說啥是啥,妾婦只懂得逆來順受。竊以為,古代的妾婦沒變多,當下的妾婦也沒變少。孟子認為縱橫家是沒骨氣的,所以提出了「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標準。

雖然阿信的主業是研究鬼谷子的,但是我覺得孟子說得很好,這是「大丈夫」的金標準,環顧四周,你有沒有發現,有錢的整天想著瞎搞,沒錢的整天想著搞錢,他們眼里除了有錢的富豪和有權的領導就沒別人。

這種人就叫妾婦。

居然嘲笑起了「妾婦」,莫非阿信是在「欺師滅祖」?定然還會有聰明的人說,縱橫家沒一個好東西,學鬼谷子沒一個好下場,縱橫家是沒有立場的。

這話聽起來沒錯呀,比如,鬼谷子在《內楗篇》里就說「計事者務循順」,這個「循順」儼然就是「以順為正」的順,意思是說謀劃事情要順應他人的心理。

再比如,鬼谷子在定義計謀時,連用了六個「因」(因其疑以變之,因其見以然之,因其說以要之,因其勢以成之,因其惡以權之,因其患以斥之)。這里的「因」不是「因為」的意思,而是「順著」的意思。

于此一來,「妾婦」之名,仿佛是坐實了。

非也!

只知道「順情說好話」的人其實并沒有讀懂鬼谷子,始終是個門外漢。至于說縱橫家沒有立場的人也不過是自以為是罷了。

根據樸素辯證法的規則,我們知道很多事情是相反的,諸如「退,是為了進」,「舍,是為了得」,「聲東,是為了擊西」。自然,鬼谷子的「順」的目的是為了「逆」。

此話又何從說起呢?鬼谷子有兩個慣用手段「討好」和「恐嚇」,諸如他在《揣篇》中說「往而極其欲也」讓人開心,「往而極其惡」讓人恐懼。因此,阿信才會有底氣地斷定那些只會順應和討好的人,是自以為讀懂了鬼谷子而已。事實上,那些喜歡一味討好的馬屁精可并不是縱橫家,更像是娘化了的儒家。

凡事都有陰陽兩面。

所謂孤證不立,如果僅靠「極欲」和「極惡」就想說服諸位,定然是很難的。是的,我不裝了,攤牌了,前面都是鋪墊而已。其實我想說的是《捭闔篇》里的一句法則:

言善以始其事。言惡以終其謀。

一個縱橫家如果只會溜須拍馬,趨炎附勢,那跟儒家有什麼區別?換句話說,順應是說服的前提條件,卻不是全部。既然是說服,就是要把自己的思想放進別人的腦袋里,而不是毫無立場的絕對妥協。

在《戰國策》里有這麼一個案例:燕王想誅張丑。張丑逃跑了,結果被邊境的官吏給抓住了,準備把張丑獻給燕王。如果是機械的理解順應,那麼張丑應該說「官爺,您干得漂亮,趕緊把我送給燕王吧」。

可是張丑是怎麼做的呢?他說:「燕王之所以誅我,是因為聽人說我有寶珠,燕王想得到它,但是現在我已經丟了寶珠,可燕王不相信我。今天您準備把我送到燕王那里,我就會說您搶了我的寶珠并吞進了肚子,燕王一定會誅了您,剖開您的肚子檢查。想要得到君王的賞識,也不該用財物取悅于他。我如果被干掉了,您也別想好過。」

人的思維是受利害關系影響的,原本把張丑送給燕王,是利大于弊。可是經過張丑的一通說以后,顯然弊大于利。于是,張丑說動了那位官吏,就被放了。

張丑明白,能夠驅動人性的,永遠是利害關系。要從利害關系說服人心,也就是「言善以始其事,言惡以終其謀」。從有利的方面說來勸誘對方,促使他行動。從有害的方面來阻止對方改變主意,迫使他停止行動。

大多數人是不懂順應的本質的,其實順應的是人們「趨利避害,趨福避禍」的心理,而非一味的諂媚討好。真可謂:

以順為正妾婦之道,以正為反縱橫之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