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莊子》:做人的四種境界

li李 2023/03/15

《莊子》有言:「是非之彰也,道之所以虧也。道之所以虧,愛之所以成。」

意思是說,人生之道,皆由人的是非觀念和偏好所決定。

而認知境界的高低,自信與自負,知不足與足不知,正是優秀者和平庸者最大的區別之一。

《莊子》中的四則寓言,為我們生動詮釋了人的四種認知境界:「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知道自己不知道、知道自己知道、不知道自己知道」。

庸者境界: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莊子·逍遙遊》有言:「鵬之徙于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

說的是,有一種名為「鯤」的魚,化身為鳥,則叫做「鵬」。

鵬的體型巨大,背部就有幾千里寬。當它往南遷徙的時候,一擊水就能飛行三千里,乘風而上就能升騰九萬里,搏擊長空,翱翔天地。

地上的小鳥看到此景,便譏笑大鵬:

「我們從地面極速飛起,碰到樹枝就停下來,即使飛不上去,落到地面就行,何必要飛九萬里高空去南海呢?」

事實上,那些只能飛到樹枝的小鳥,又怎能想象得到,萬里高空的壯闊呢?

生活中,自認為見多識廣的人,總愛在人前高談闊論,實際卻無異于恥笑大鵬的小鳥,自以為是,淺薄無知罷了。

如果人看到的,只有眼前的一畝三分地,他就永遠無法看到世界的原貌,也永遠無法感知,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為人,智慧小的不如智慧大的,志向淺的不如志向遠的,不能活在自我的世界裡沾沾自喜,多一分謙遜就多一份心胸,多一分低調就多一尺眼界。

如此,既能取人之長、補己之短,又不至于困入愚昧無知的局限,不至于陷入日暮途窮之境地。 

常人境界:知道自己不知道 

《莊子·秋水》裡,描述了黃河之神「河伯」的故事。 

講的是,秋天來了,千百條河川都奔注入黃河,河伯欣然自喜,以為天下所有的美景全都在自己這裡。 

于是,他順著水流向東走,到達北海。可當他向東遙望時,卻怎麼也看不到海的盡頭。 

此時他終于明白,原來北海比自己的黃河要廣闊得多,便對著北海之神感慨:

「我自以為知道很多道理,沒人能趕上自己,要不是我來到你這裡,看到你的浩瀚無窮,我將會永遠被有見識的人譏笑了。」 

見到北海的河伯,才意識到自身的渺小和狹隘。 

現實的世界,比我們想象的要大得多。所謂「井蛙不可語海,夏蟲不可語冰」,井底之蛙不認識大海,夏天之蟲不懂得冰雪,說的正是此意。 

那些妄自尊大,驕傲自滿的人,總以為自己比他人博學多才,可實際上,在見識深厚的人眼裡,根本不值與其談天論地。 

人活一世,能像河伯一樣擁有自知之明的,實在難能可貴。

要意識到,每個人的認知都是局限的,如若不懂裝懂,故弄玄虛,到頭來只會自欺欺人,貽笑大方。 

反省自我的不足,正視自身的缺憾,才能為人生留下上升的餘地和空間。 

智者境界:知道自己知道 

《莊子·達生》中,講了這麼一個故事: 

孔子到楚國去,經過樹林時,看見一位駝背老人用竹竿粘蟬,就像用手拾取那樣容易,便問老人:「你真靈巧啊,這有什麼門道嗎?」

老人回答說:「是的,有門道。我在竹竿上練習壘放彈丸,當我練習到壘放五個彈丸也掉不下來時,粘蟬就特別容易了。

另外,我站著一動不動,眼中心中只有蟬的翅膀,世間萬物也改變不了我的專注,怎會粘不到蟬呢!」 

孔子回頭對弟子們說:「用心不分散,精神凝聚專一,說的正是這位駝背老人呀!」 

是呀,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好高騖遠、急功近利的人比比皆是,缺的正是如老人一般,全神貫注堅持做一件事的人。 

人生之路,並非百米賽跑,從無捷徑可言,要不得半點輕浮之心。

越是輕浮,越容易投機取巧;越投機取巧,越容易栽下跟頭。 

保持心中的堅韌,守住自我的穩定,才能擁有清晰的自我認知,明白成功之道,無非是下足笨功夫。 

既要敢想敢做,也要專心致志,唯有如此,才能把事情做好,達己所願。

聖者境界:不知道自己知道 

《莊子·齊物論》裡,有一段齧缺和王倪的對話。 

齧缺連問王倪,三個問題:「你知道事物有共同的標準嗎?你知道你所不了解的東西嗎?萬物能有什麼辦法知道以上兩個問題呢?」 

對于齧缺的問題,王倪全部都回答:「我怎麼知道呢?」 

隨後,王倪又反問齧缺: 

「人住在潮濕的地方腰疼,泥鰍會嗎?

人住在樹上會擔驚受怕,猿猴會嗎?

人吃肉,麋鹿吃草,蜈蚣吃小蛇,烏鴉吃老鼠,哪種更好吃呢?

公認的美人,魚見了沉底,鳥見了飛走,麋鹿見了跑開,誰更美呢?」 

王倪雖沒有直接給出答案,但實際已經回答了齧缺的問題。 

他讓我們明白,這世上沒有真正意義的得失與對錯,不同立場,不同角度,事物便有不同的答案。 

真正豁達智慧之人,從不固執己見,也不以己度人,不與人辯對錯,不與人爭輸贏。 

正如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為人處世,當坦然面對,有些東西自己也無法明辨,有些事情自己也無能為力,真誠對待他人之見,容得他山之石,拓寬人生格局。 

願此生,你我不傲于博學多聞,也不恥于一無所知。

如此,方可為「人上之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