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女子連克六夫,窮小子卻上門求親,洞房夜床上多一條蛇

民間故事:女子連克六夫,窮小子卻上門求親,洞房夜床上多一條蛇
2022/12/06
2022/12/06

李玉蓮是個可憐的女子,三歲喪父,五歲喪母,姑母李氏見她可憐,就把她帶回家里撫養,可李氏家里的條件也不好,丈夫常年臥病在床,還有兩個與李玉蓮年齡相仿的兒子,一家人全靠李氏給財主家洗衣為生,日子過得非常艱苦。

對于李玉蓮來說,有個安身之處已經不易,所以她非常的珍惜如今的生活,小小年紀就做飯洗衣,打豬草,幫助姑母分擔家務。

過了幾年,男人離世,家里就剩下李氏和三個孩子,常言道:半大小子,吃窮老子,李玉蓮和兩個表哥都是十來歲的年紀,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飯量自然不小,為了讓孩子們吃飽飯,李氏就起早貪黑的勞碌。

由于長期的超負荷勞作,李氏就病倒了,為了掙錢給姑母買藥,李玉蓮就去財主家懇求代替姑母洗衣。

財主老婆見她長相漂亮,干活麻利,就說道:「如今你姑母需要錢治病,我給你三兩銀子,你以后就是我家的丫鬟了!」

李玉蓮一聽有銀子給姑母治病,想都沒想就同意了,她就留在了財主家里,財主叫人給李氏送去了幾兩銀子。

李氏得知玉蓮要給財主家做丫鬟,一下子就從床上下來了,她顫顫巍巍地來到財主家里,把銀子還給了財主,拉著李玉蓮就回家去了。

為了掙錢給姑母治病,李玉蓮就和兩個表哥一起上山砍柴,爬到樹上摘野果子,跑到林子里采草藥,只要能換錢的活他們都干,可李氏的病太嚴重,最終也撒手人寰了。

李氏死后,就剩下玉蓮和兩個表哥一起生活,一開始,他們三個人一起干活養活自己,雖然吃不飽,但也可以維持生命,可過了沒多久,李玉蓮的兩個表哥就不見了,就剩下李玉蓮孤零零的一個人。

就這樣過了幾年,李玉蓮十六歲了,也長成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她相貌清秀可人,性格溫柔似水,可以說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突然有一天,她的兩個表哥大虎和二虎回來了,玉蓮見到他們非常高興,趕緊拿出家里僅有的一點白面給他們做了兩碗熱湯面。

幾人坐下后,玉蓮就問兩個表哥去了哪里?這麼多年也沒有音訊,大虎說道:「我們走時沒有告訴你,就是怕你跟著我們受苦,如今我們在城里吃喝不愁,才回來接你一起去享福的!」

二虎也說道:「玉蓮妹子,這些年也真是苦了你了,今天你就跟著我們去城里生活吧……」

李玉蓮見二人說得眉飛色舞,心中是又驚又喜,但仔細想想還是很疑惑,就問他們在城里做什麼?

二虎見玉蓮打聽,趕緊說道:「就是做點小買賣,不過我和大哥準備擴大經營,到時候掙的錢會更多,你去了什麼都不用干,只做飯洗衣就行!」

大虎說道:「對,你就跟著兩個哥哥享福吧!以后再給你找個好人家嫁了,你姑母也放心了!」

聽表哥提到姑母,李玉蓮心里不是滋味,眼圈就紅了,她想到沒有人給表哥做飯洗衣,再說了,自己一個人在村子里,也經常受到小混混們的騷擾,于是就答應了。

李玉蓮把被褥和換洗的衣服包好,準備跟兩個表哥一起去城里,兩個表哥卻說什麼都不用拿,城里什麼都有。

幾人來到城里,天已經黑了,大虎兄弟二人就把李玉蓮帶到了一個宅子里,這時就有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走了出來,男子穿著綾羅綢緞,看起來就是富貴之人。

李玉蓮心中奇怪,趕緊問表哥這是哪里?

二人并沒有回答李玉蓮,而是對那個男子點頭哈腰,二虎說道:「錢老爺,這就是我表妹李玉蓮,你看怎麼樣?」

這個男子就是錢員外,錢家家財萬貫,可只有一兒一女,女兒已經出嫁,兒子從小就患了重病,吃了很多藥也不見好,無奈之下他就想到為兒子沖喜。

大虎二虎這兩兄弟在城里無所事事,偷雞摸狗,他們得知了錢家的事情后,就把李玉蓮騙來換錢。

錢員外上下打量著李玉蓮,說道:「好!」他又對一個老漢說道:「福伯,你帶他們去拿錢。」

李玉蓮這才意識到自己上當了,她是被兩個表哥賣了,她心里發毛,拉著大虎的袖子說道:「我不要在這里,我要回家!」

大虎說道:「玉蓮妹子,我們也是不忍心看你在家里受苦,才把你嫁給錢公子的,以后你就可以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了……」說著就甩開她的手走了。

李玉蓮也要離開,卻被幾個丫鬟婆子拉進了屋里,如今她是羊入虎口,想離開是不可能的。

李玉蓮想到兩個表哥的所作所為,心中悲傷,就痛哭起來,一個婆子說道:「你不要哭了,要是被老爺聽見可不得了,老爺是最討厭有人哭的。

女人嘛,嫁給誰都一樣,嫁給我家公子是你的福氣,以后你就可以吃喝不愁了……」

像錢家這樣的大戶人家,什麼樣的媳婦娶不到?為何要通過這種手段娶媳婦呢……李玉蓮越想越怕,哭得就更傷心了。

婆子趕緊拿來手絹給她擦淚,說道:「姑娘,事到如今你哭也沒用,不如高高興興的,要是少爺的病好了,你這也是因禍得福了……」

從婆子的嘴里李玉蘭得知,錢員外的兒子叫錢金寶,從小身體就不好,如今十八歲了,錢員外就想給他娶個妻子沖喜。

在婆子的開導下,李玉蓮也只能接受現實,走一步算一步了。當天晚上,李玉蓮是抱著公雞拜堂的,然后眾人就把她送到了新房里。

她看到床上躺著一個臉色蒼白,瘦骨嶙峋的男子,男子閉著眼睛,好像是睡著了似的,這個男子就是錢金寶。李玉蓮看著床上的人心如死灰,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該怎麼過。

錢家娶李玉蓮來是給錢金寶沖喜的,沒想到次日一早錢金寶就一命嗚呼了,錢夫人哭的是死去活來,錢家大小姐一個大巴掌就打在了李玉蓮的臉上,說是她克死了自己的弟弟,就把李玉蓮趕出了家門。

李玉蓮重獲自由,就一路小跑地回家去了,她走到一片亂墳崗的時候,突然覺得渾身無力,特別的累,就坐在一棵大樹下想歇一會兒,不知不覺中就睡著了,當她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就起來繼續趕路。

李玉蓮長的是花容月貌,很多男子都對她愛慕不已,有的找媒婆來牽線,也有很多毛遂自薦的,但都被李玉蓮拒絕了。

不過從城里回來后李玉蓮就變了,主動去找村里的張媒婆說媒,張媒婆一聽臉上樂開了花,說道:「像你這麼美的姑娘,我一定給你找個好人家,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李玉蓮卻說道:「我看村里的王大壯就不錯,張婆婆就給我牽牽線吧!」

張媒婆一聽十分驚訝,說道:「我說玉蓮啊,你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怎麼就看上王大壯了呢?他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家里窮的叮當響,你跟著她一輩子也翻不了身!」

這王大壯是一個孤兒,從小靠吃百家飯長大,家里窮的叮當響,但他卻長的人高馬大,身體非常的強壯,靠下苦力生活。

李玉蘭說道:「王大壯雖然窮,但他有一身力氣,只要不怕吃苦,以后的日子會好起來的,我已經下定了決心,這輩子就要嫁給王大壯!」

「好吧,王大壯這小子還真是艷福不淺,我去給他說,還不把他高興壞了……」

王大壯得知李玉蓮要嫁給自己,高興得說不出話來,媒婆說道:「大壯,我還真是看不出你這福氣是從哪里來的?你可一定要對人家好,知道不?」

王大壯心中的河馬亂撞,結結巴巴地說道:「那……那是肯定的……我會天天把她捧在手心里……」

王大壯用架子車把李玉蓮拉回家,二人拜了天地就算成親了,村里人都來看熱鬧,大家都說王大壯是傻人有傻福,也有人說李玉蓮的腦子是被驢踢了,放著那麼多好人家不嫁,偏偏嫁給了王大壯。

村里年輕的小伙子對王大壯是羨慕嫉妒恨,晚上,大家一起去鬧洞房,想好好整治一下王大壯,但被李玉蓮趕了出來,他們只能站在窗外聽墻根。

成親之后,王大壯每天上山砍柴,下河摸魚,李玉蓮在家里紡線織布,做飯洗衣,小日子過得是美滿幸福,羨煞旁人。

可不知為何,原本身體強健的王大壯卻越來越瘦,走起路來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樣,村里的男子見了都幸災樂禍,說讓他悠著點,否則連小命都要搭進去,而王大壯卻不以為然,他覺得自己是砍柴累的了。

村里的郎中見到王大壯的樣子,也是嚇了一跳,提醒他好好休息,不要隨心所欲,王大壯見郎中也這麼說,心里就泛起了嘀咕,晚上就要與李玉蓮分開睡。

李玉蓮說道:「他們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是嫉妒你,你要是真的聽那些人的,就中了他們的計了!」

王大壯想想也是,自己娶個如花似玉的妻子,村里哪個男人不眼饞?他們眼饞就嫉妒他,挑撥他們夫妻關系,好趁虛而入,想到這里,又繼續與妻子纏綿。

終于在一日下午,王大壯支撐不住身體,在山上砍柴的時候,就摔下懸崖死了。

李玉蘭叫村民們把丈夫抬回家去,她撲在丈夫的身上哭得死去活來,可人死不能復生,只能讓他入土為安。

王大壯死了,李玉蓮成了寡婦,村里的男子就開始蠢蠢欲動,頻頻上門獻殷勤,李玉蓮就改嫁給了村里的一個鰥夫,這個鰥夫沒有什麼特殊了,就是身體特別強健,長得五大三粗的。

二人成親之后相敬如賓,過了幾個月夫唱婦隨的日子,鰥夫也因病離世了。

不到一年時間,李玉蓮就死了兩任丈夫,這在十里八鄉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大家都議論紛紛,說李玉蓮是克夫命,誰娶她都會活不長。

可有些人就是不信邪,像李玉蓮這樣的美人他們根本沒有抵抗力,很快,李玉蓮就嫁給了鎮子里的一個叫王天霸的男子。

王天霸是鎮里的惡霸,他欺男霸女,無惡不作,鎮里的人都對她恨之入骨,但也沒有辦法,如今李玉蓮嫁給了王天霸,大家都在心中竊喜,希望王天霸能夠一命嗚呼。

果然不出所料,不到一年時間,王天霸就一命嗚呼了,當地的老百姓無不歡呼雀躍,都說李玉蓮為民除害,做了一件大好事。

王天霸死了之后,李玉蓮又接連嫁了兩任丈夫,依然是不到一年就離世了。

兩三年時間,李玉蓮嫁了五個丈夫,死了五個丈夫,算上城里的錢金寶,一共死了六任丈夫,很多人都不敢以身試險了。

再說村里有個叫鄭樹林的男子,長相俊朗,身體強壯,與一個六十多歲的老母親相依為命,因為家貧,他十八九歲了沒有成親。

一日,鄭樹林上山砍柴,遇到一個老乞丐餓得不行,他就回家拿了餅子和水給老乞丐吃,老乞丐吃飽喝足之后,說道:「小伙子,你的姻緣來了!」

鄭樹林以為老乞丐是在開玩笑,無所謂地說道:「老伯,我家里貧困,會有什麼姻緣!」

「這女子已經克死了六任丈夫,你才是她的真命天子,回去向她提親吧!」老乞丐瞇著眼睛說道。

聽老乞丐這麼說,鄭樹林立刻就想到了李玉蓮,眾人都說李玉蓮命硬,這老乞丐不是讓他去送死嗎?

說道:「老伯,你是說李玉蓮嗎?兩三年時間她死了好幾任丈夫,如今誰也不敢再娶她了……」

老乞丐哈哈大笑說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勾勾手指說道:「來來,我給你詳細說說……」

鄭樹林就把耳朵湊近老乞丐,老乞丐就在他耳邊嘀咕了一陣子,然后從懷里拿出一條只有筷子粗細,一尺多長的小蛇,這條蛇渾身漆黑,兩只眼睛滴溜溜的亂轉。

鄭樹林拿著小蛇是半信半疑,他把蛇放進衣兜里就告辭老乞丐上山砍柴去了,剛走了幾步他就不自覺地回頭看去,卻發現老乞丐已經不見了,他這才明白,原來老乞丐并非凡人。

晚上回到家里,鄭樹林就把他遇到老乞丐的事對母親說了,他母親聽了也很震驚,對老乞丐的話也是深信不疑。

次日,鄭樹林就親自去找李玉蓮提親了,李玉蓮一看是鄭樹林,心中是說不出的歡喜,就忍不住脫口而出:「正合我意!「

鄭樹林說道:「只要你愿意嫁給我,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

李玉蓮向他拋去一個媚眼,嬌滴滴地說道:「我也會對你好的……可大家都說我的命硬,你就不怕嗎?」

鄭樹林說道:「你不要聽他們胡說八道,咱倆的緣分是天注定,一定能白頭偕老的!」

李玉蓮一聽就撲到了鄭樹林的懷里,說道:「我會伺候你一輩子的,也會好好孝敬咱娘……」

很快,鄭樹林要娶李玉蓮的事就在十里八鄉傳開了,大家都說這鄭樹林是想媳婦想瘋了,居然連命都不要了。

左鄰右舍也來到家里勸說,說打一輩子光棍也不能娶李玉蓮,可這母子兩個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一定要娶李玉蓮。

鄭樹林去集市上買了豬肉,又灌了一壺美酒,一家三口在一起慶祝了一下也就算成親了。

洞房花燭夜,鄭樹林端起兩杯酒,遞給李玉蓮一杯,說道:「娘子,天不早了,咱們喝了這杯合巹酒就歇息吧!」

李玉蓮羞答答地接過酒杯,二人胳膊交叉在一起把酒一飲而盡,她小臉上飛起一抹紅暈,就開始為丈夫寬衣解帶,準備共度良宵。

鄭樹林一邊假意迎合,一邊從衣兜里掏出一條蛇放在被子底下……

突然,李玉蓮全身顫抖,慘叫一聲就躺在了床上,鄭樹林正不知所措的時候,那個老乞丐就出現在了房間里。

老乞丐嘴里念念有詞,一股白煙就從李玉蓮身上飄了起來,隨后白煙就變成了一只白狐,趴在老乞丐腳下磕頭作揖,懇求饒命。

老乞丐說道:「妖孽,你害死了這麼多人,這個瓶子就是你的葬身之地!」說著就拿出一只瓶子,把白狐吸進了瓶子里。

老乞丐又對著李玉蓮的臉吹了一口氣,她就醒了過來,趕緊跪在老乞丐面前,千恩萬謝。

三年前,李玉蓮從城里回來,走到一片亂墳崗的時候,就被一只狐貍精迷惑了,這只狐貍精附在了李玉蓮的身上,控制了她的心神。

狐貍精就通過李玉蓮的身體來采食男子的陽氣進行修煉,其實李玉蓮也心知肚明,但她也是身不由己。

如今狐貍精被老乞丐收了,李玉蓮也恢復了正常,她想到被害死的幾個男子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懇求老乞丐救救他們。

老乞丐用手一指,就有五個男子站在了房間門口,原來老乞丐用法力把他們都救活了。

老乞丐說道:「良辰一刻值千金,老朽就不打擾了!」說完就消失不見了,那五個男子也趕緊離開了。

此時房間里只剩下鄭樹林與李玉蓮了,二人情意綿綿,就順其自然地做了夫妻。

成親后,小夫妻如膠似漆,恩愛有加,對老母親也很孝順。夫妻一生養育四子一女,個個都是非富即貴,他們也白頭到老,八十多歲才無疾而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