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的愛情觀:要愛別人,先愛自己

珮珊 2022/07/14 檢舉 我要評論

人的一生,也不過是一個又一個二十四小時的疊加,在這寶貴的光陰里,我必須明白自己的選擇。

三毛從始至終都堅持著自己的選擇。

1943年春的今天,一個孩子帶著自由的靈魂降生于動蕩的重慶;1991年冬,靈魂帶著這個滿身瘡痍的孩子再次回到天堂。

三毛的一生極具戲劇色彩。

三歲讀書,兩次休學,多次戀情:一次差點嫁給有婦之夫,一次未婚夫婚前猝死,最后終于在撒哈拉與荷西成婚,卻不料6年后丈夫潛水身亡。

可見三毛從未停止對愛情的追求,但為何兜兜轉轉直至30歲才遇愛成婚?

除了命運的捉弄,更多的是三毛對愛人愛己的認知:

「不合意的東西,是應該舍棄的,不必留戀他們,哪怕只是一件,也不必把他留下來。」

什麼是三毛所認為的「不合意」?

她的初戀梁光明,二人因婚姻與事業的觀念不同,倔強的三毛遭到梁的結婚拒絕,毅然離開——心意相悖的我不挽留。

后在臺北偶遇一位畫家,被他的才華吸引,而后得知這位畫家已是有婦之夫,三毛憤然離去——屬于別人的我不偷拿。

分手后她遇到一位德國籍教授,二人很快陷入戀愛并決定成婚,可惜命運弄人,結婚前夕教授突發心臟病去世——上天執意拿走的我不強求。

三毛對「合意的人」十分看重,哪怕一丁點兒不合適,也會決絕地離開。

愛自己的人從來不委屈自己的感情。

1969年與荷西的相遇為三毛的愛情之路埋下伏筆。

三毛與荷西相識于西班牙,起初她并未動情。

「你要等我6年,我有4年在大學要讀,加上兩年兵役要服,6年一過,我就娶你。」

荷西的真摯沒有讓三毛感動,反而嚇得逃之夭夭:

「不可以來纏我,你來纏的話,我是會怕的。」

等待是三毛最不愿做的事,沒有當真的話便不成約定。

三毛繼續旅行,學習,戀愛,失戀。

六年的時間也沒有人能讓這個流浪者安家。

1972年,服役歸來的的荷西帶著滿屋子三毛的照片與三毛重逢。

受傷的心靈更容易被感動。

此時的三毛再次感到被愛的幸福。

「命運又將我帶回了他的身邊。」

三毛迅速墜入愛河,并同意了荷西的求婚。

已經決定結婚的三毛,是不是終于停止了流浪?

「我是一個像空氣一樣自由的人,妨礙我心靈自由的時候,絕不妥協」

一個將自己喻為空氣的人,自然不會停下前行的腳步。

她吃定了荷西愛她勝過愛自己:

「他知道我是個一意孤行的倔強女子,我不會改變計劃的。」

遇見對的人,你便可以肆無忌憚的多愛自己一點。

三毛依舊按照自己的計劃要去撒哈拉沙漠。

荷西生了一頓悶氣后,終是放棄了自己航海的計劃,毅然決定到沙漠工作陪伴三毛。

二人的感情中,荷西一路追隨三毛,而三毛則一直追隨著自己的心。

撒哈拉沙漠,一片沒有綠色的地方卻在三毛的心里枝繁葉茂,那是她的夢中故鄉。

一到撒哈拉,三毛便迫不及待地體驗游牧民族的奇異風俗,認識沙哈拉威朋友,寫筆記,整理幻燈片,忙得不亦樂乎。

而此時的荷西正一邊努力工作,一邊焦急等待著結婚證件的辦理。

三毛就像蒲公英,用半生的心血流浪,落到哪片土地便生根發芽,當這片土地成為她的避風港時,她便再次收拾行囊。

荷西便是三毛的那片土,大地不動,種子卻必須跟隨風向。

三個月后的某一天,法官突然告訴三毛,

「你們可以結婚了,明天下午六點鐘。」

恍惚的的三毛又驚又喜,她終于在荒蕪的沙漠找到了自己「海市蜃樓般的快樂」。

只有心靈契合的愛情才值得步入婚姻殿堂。

得到結婚消息的荷西滿懷欣喜地將一顆完整的駱駝頭ㄍㄨ送給三毛作新婚之禮。

一顆完整的駱駝頭ㄍㄨ仿佛隱喻著三毛的愛情觀:

「我沒有另一半,我是完整的。」

對荷西而言,和三毛結婚是對愛情的承諾,是6年苦戀長跑的勝利。

在愛情里,一個負責包容忍讓,一個只管著吃喝玩鬧。

這場在沙漠的婚禮,對每個人都是第一次。

法官的第一次,荷西的第一次,三毛的第一次,戒指也是第一次。

而戒指的第一次卻忘記了在新婚之時扣緊新娘的指環:

「他完全忘了也要給我戴戒指。」

6年后荷西的意外身亡是不是上帝給戒指的暗示?

苦戀6年的荷西,和三毛成婚6年后,與世長辭。

有的人用一段時光陪伴你,你卻不得不用一生懷念他。

三毛在沙漠的夢終于醒了:

「那些以前說著永不分離的人,早已經散落在天涯了。」

這個曾經是三毛夢中故鄉的地方,如今真的變得寸草不生。

相愛過的人,連心跳呼吸都是一起的。

想隨荷西而去的三毛,想到了父親母親,想到了世間珍愛自己的人。

先愛己而后愛人。

只有珍愛自己身體乃至靈魂的人,才會轉身顧忌身邊人的喜怒哀痛。

受傷的三毛跟隨父母回到臺北,走走停停,用11年的時間舔舐傷口。

1990年,一個遠在新疆的老人擊中了三毛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這個人便是「西部歌王」王洛賓。

還未相見已成故人。

如遇知音的三毛開始為王寫信遙寄相思。

4個月后,身體才見好轉的三毛迫不及待地奔向大漠戈壁。

一身黑紅格子毛呢外套,一頭披肩長發,堅毅的臉上閃著一雙飽含深情的眼睛。

王洛賓很快便被這意外之客所吸引,一首《橄欖樹》更是唱進了王洛賓的心里。

二人促膝長談,恨不得道盡前世今生,無關風月,只為相知。

回到臺北的三毛沉浸在對王的相思和對未來美好憧憬的喜悅中。

短短3個月間,三毛給王洛賓寫了15封信,其中熾熱的情感溢于言表。

而年長三毛30歲的王洛賓卻步步退縮:

「蕭伯納那柄破舊的陽傘,早已失去了傘的作用,他出門帶著它,只能當做拐杖用,我就像蕭伯納那柄破舊的陽傘。」

看到這一句,三毛再也按捺不住,立刻收拾行囊奔赴新疆。

一下飛機,蜂擁而上的人,伴著猝不及防的攝影機、閃光燈讓三毛感到隱私被觸犯。

原來王洛賓正在拍攝一部電視傳記片,導演知曉著名的台灣女作家要來看望王洛賓,想借機炒作,便有了這令三毛不悅的一幕。

王洛賓見三毛面有怒色,帶著提前準備的鮮花向三毛解釋道歉,三毛心中不忍,接下鮮花隨王來到家中。

一到王洛賓的家中,三毛從行李箱取出精心準備的藏族衣裙,她始終惦記著那個動人的故事:

一位美麗的藏族姑娘卓瑪,曾經在年輕的王洛賓身上輕輕揮了一鞭。這一鞭,成就了王洛賓的世代名曲《在那遙遠的地方》。

三毛以為她可以成為從前的卓瑪,和王洛賓開始安定幸福的生活。

然而現實卻給了她當頭一棒。

自三毛來到這里后,王洛賓一直奔走于自己的事業,無心照料三毛,并央求三毛配合紀錄片的拍攝。

如木偶般的生活讓流浪者清醒。

一心熱血只追天與云,再難委身踏風塵。

三毛明白了王洛賓只是她生命中的匆匆過客,心中的美好只可遠觀,不可強求。

半個月后,三毛失落的離開烏魯木齊,離開王洛賓。

隨后相思成疾的王洛賓又寫信給三毛,三毛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我已經和一個英國人訂婚了,不必再等待。」

枯木再難逢春,朽木再難成林。

三毛依舊堅持自己的「最合意」,既是不合適的人,就相忘江湖,各自安好。

萬水千山走遍,此生了無遺憾。

1991年1月5日,三毛離開了世界。

她一生追尋著愛與自由,也深愛著赤誠熱烈的自己,深愛著那個擁有自由靈魂的三毛。


用戶評論